谈昆旦的身段与眼睛
文章来源:中国演员  作者:周雪雯  时间:2017/3/6 15:12:59  访问量:581

  昆曲载歌载舞,以优美的舞姿体现身段的塑造,特别讲究肢体各部位(腰、腿、膝、臀、胸、肩)问的灵活互动与协调,以及姿势摆放的角度、幅度、与方位。设计身段必须符合剧情和人物的思想感情,不能单纯地为了动作而动作,这样会脱离感情。比如:我在2009兰庭版小全本《长生殿·夜怨》一折戏,构思设计这一段贵妃深宫醉酒的表演。她听说皇上暗邀梅妃在翠华西阁幽会,显得心神不宁,利用手中的“团扇”变化——拂扇、抱扇、提扇、指扇、转扇、绕扇穗等动作来解读她内心扑不灭的怒火,解不开的心绪,她怨君王移情别恋;怒梅妃妖言惑君,欲借酒来为自己排遣,不料酒入愁肠,身体失去平衡,难以支撑。此时以“水袖”舞动表现她的摇摇晃晃,欲进还退的感觉。又用抖袖、甩袖、飘袖、抛袖等动作展示其醉态。似醉非醉间,一轮明月照入寝宫,更显得她形单影孤,胸中的怒火越燃越烈,用双水袖折起半垂,原地几圈快速平转后下板腰,表明她酒怒而不能自控,终于跌倒在地的失态。这夸张的表演手法,是身段设计为人物所作的形式铺垫。

  但仅有外形还不够,要达到更完美的艺术境界还要有一双神采奕奕的眼睛。人物内心的独白和喜怒哀乐的情怀,统统由它来解答。以此次演出中的《蝴蝶梦·说亲》为例,剧中女主角田氏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妇,不幸新寡。在岜曲舞台上,田氏这个人物是闺门旦和花旦两门抱的角色。她的特点是把闺门旦的含蓄、娇美、柔情和花旦的奔放、洒脱、热烈融汇一体,表演上时放时收、有刚有柔、有缓有急,使人物富有个性,风采鲜明。

  《说亲》这出戏的身段并不繁多,但她的内心矛盾以及感情的跌宕起伏比较大。她一身素缟,披孝、垂头出场,来到灵堂,她满目幽怨、目光凄凉。当触目庄周的头像,一声哀叹,无限怨怜。她怨父亲不该把她嫁给庄周为妻,大好青春埋没在荒村山野,怨庄周又撇她而去,接着怜悯自己年轻便孤寡,无依无靠,眼睛要收敛,不能多转动。然而她的内心又非常矛盾。对她来说人生的路还很长,她要抓住时机,寻求新的转机。她表面在守寡,内心却爱上了英俊潇洒的楚王孙,情不自禁地露出心猿意马的喜欣神态。

  当老蝴蝶出现,她惊讶高兴!决定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常伴楚王孙左右的老人身上。她迎上前去,热情关切地与对方应答。田氏抓住机会询问王孙的年龄,有否婚配?此时眼睛放松,以试探的目光表现她的动机。当听得王孙年方二十三,尚未娶亲,她兴奋得忘乎所以,露出轻浮之举,把自己的手臂放在老人肩上,仿佛他就是王孙!又得知王孙若要娶妻就非她莫属,田氏惊喜若狂,眼内闪出光亮的火花,激动地恳求老人做媒。田氏满怀欣喜,得意忘形,披孝守寡的古训统统抛在脑后,这里的眼睛要放、要灵活,热烈中带着迫切,显露她的大瞻敢为与自信,迫不及待地要做新娘那种狂喜。以这些情感的眼神变化,把田氏这个人物的个性、风情刻画得生动有力。

  我以上述两个例子,说明我在昆旦表演教学上的心得。最后,感谢兰庭对我的尊重与厚爱,《昆旦的千种风情》推出的两台旦角折子戏,是我在台期间陆续传授的。这些优秀演员的实力与魅力,一定会焕发出灿烂的艺术风采!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