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单闲话
文章来源:中国演员  作者:胡铭  时间:2016/12/28 11:32:38  访问量:631

  周明泰先生根据所存和所见戏单,辑成了《五十年来北平戏剧史料》,可见戏单的文献价值。而我写文单则只凭记忆,难免挂一漏万或张冠李戴。

  就我在北京看戏所见的戏单而言,从印刷形式来看,大体可分木刻活字、石印和铅印三种。一九三二年我初到北京,当时已只有广和楼一家的戏单是用木刻活字印成的。这种戏单字型大小不一,字迹也模糊不清,从右向左,竖行排列着演员和剧目。所用纸张五颜六色,但质地薄劣,想保存也颇不容易。广和楼是富连成科班每天日场演出的场地,所以这种戏单是关于富连成学员演出的忠实记录。而其它戏院则大抵用石印戏单,白纸上印着红字,比较醒目。至于铅字排印的戏单,印象中最初只有梅兰芳的承华社和程砚秋的秋声社,以及中会戏校是用铅印的。梅、程两位先生如演个人独有本戏,还附有主角唱词。中华戏校为了对学员一视同仁并表示对教师的尊重,不仅连龙套、宫女的名字也一一列出,而且还把这出戏的授业老师的姓名也在剧目下标出。1935年间,中华戏校实行龙套、宫女轮换制,当时主要旦角如赵金蓉、侯玉兰等女生,都轮流担任过宫女,并在戏单上注明。后来富连成也改用铅字排印戏单,并标出剧中人和扮演者的姓名。但石印戏单的流行似乎保持了很久。记得孟小冬拜余叔岩以前,某晚在吉祥戏院演《盗宗卷》和《黄金台》双出,戏单上在《黄金台》的下面注着“代盘关”三字,用的还是那种红字的石印戏单,那已是三十年代中期了。

  每份戏单的代是一至二大枚铜元,后来上涨到一至二分钱法币。要在开戏后座客上得差不多时才由茶房或临时雇用的单工挨着座位散发叫卖,这大约是根据上座率来决定戏单印数的,所以总要在开戏一至二小时后才拿出来叫卖。而所印的内容大抵只有当场的后面的几个主要剧目——从开场到中轴子(倒第三)以前演出的戏。即使是名角好戏,也往往上不了戏单。比如1923年间,高庆奎、郝寿臣每逢星期六、日白天都固定在华乐戏院联袂演出,下午一时许开戏,要演到六点多,有一次高庆奎演《哭秦庭》,郝寿臣演《桃花村》,吴彦衡、九阵风、慈瑞泉等合演的《青石山》,前面除开场垫戏戏,计有马连良的《取洛阳》、诸茹香的《打灶分家》、李多奎的《望儿楼》等,而戏单上只登载着后面的三出戏。又有一次我在哈尔滨戏院看苟慧生的全部《十三妹》,前场有两出老生戏:时慧宝的《搜孤救孤》和贯大元的《南阳关》。在这之前,吴颜衡演了一出《薛家窝》,而戏单上却没有,也是只登出了后面的三出戏。可见在三十年代,只根据戏单,并不能反映出一场演出的剧目全貌。

网友评论